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媒体山艺报刊报道 》 正文

【联合日报】3年前,尚有6位乳娘健在,今天,仅剩4位在世,历时3年抢救性拍摄的纪录电影—— 《战争中的母亲——胶东乳娘》济南首映重现“以生命护佑生命”的红色大爱

来源: 上传时间:2021-11-30 10:50  访问量:

 


 

  抗日战争的危急时期,革命志士上了战场,留下嗷嗷待哺的孩子无人照管,在山东乳山,燕子衔泥般地拼凑有限的资源和人力建起了一所战时托儿所。出生几十天的婴儿送来了,亲姐妹或亲兄弟两幼儿先后被送来……1223名军人子女汇集到小小的战时托儿所,在无情的战火中有了这样一个温馨的栖息地,孩子们也有了共同的妈妈——乳娘。

  日前,在山东济南,记录上世纪四十年代乳娘“以生命护佑生命”壮举的院线电影《战争中的母亲——胶东乳娘》首映礼举行。这一部由山东艺术学院电影学院教授常秀芹带着自己的研究生历时3年拍摄的纪录电影,抢救性记录了这样一段红色历史,留下了感人肺腑的影像档案。

与时间赛跑

历时3年拍摄近60位乳儿

  “几十年前,300多名胶东乳娘用乳汁哺育乳儿、用生命保护革命后代。今天,在世的乳娘只剩下了4位,这段历史再不去抢救性记录,就来不及了,我们内心无比着急,这是我们争分夺秒去记录、创作的缘故。”首映式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影片导演、编剧常秀芹难掩内心焦灼。

  回顾影片创作的初衷,常秀芹告诉记者,一开始他们对这段历史了解并不多,只在偶然间拍了一个短视频,后来发现这个群体太特殊了,才产生了继续记录的想法。“当年被哺育的乳儿如今大部分都已七八十岁,拍摄过程中,有个乳儿我们6月份采访的,9月份得知他已去世,当时内心无比痛惜和震撼,乳儿尚且这样,更别说高龄的乳娘了,因此觉得身上担负了一种使命,必须与时间赛跑,抓紧拍摄这个群体。”为了挖掘有血有肉的生动细节,将红色故事讲得深入人心,摄制团队加快了拍摄步伐,足迹踏遍大江南北,采拍到已确认的当时还健在的6位乳娘、3位保育员和近60位乳儿,将这段历史永远留在了镜头里。让人难过的是,就在拍摄到成片这段时间里,又有两位摄制组寻访到的乳娘相继离世。

  他们马不停蹄地拍摄,用镜头和脚步还原着那段历史。优秀作品的诞生,绝不是一蹴而就,除了寻访乳儿和乳娘之难,经受奔波拍摄之苦,影片创作过程中,主创团队也遇到了不少难点。

  “纪录电影的不同之处在于一开始没有剧本,需要主创团队对这个事件的背景做大量梳理、研究、提升,再到现实里寻找线索。”对此,常秀芹表示,这部影片的一个重要难点在于它的结构很难把握,因为没有主角来支撑,也没有一个乳儿和乳娘的故事能对应的上,导致在故事的延续性上是断档的,主创团队最终采取了一个群像的形式来勾勒这个大群体的群像。最终,他们通过对大量历史素材的消化提升,寻找到了适合电影表达的脉络。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3年的拍摄打磨,创作团队搜集到了丰富的素材,尽可能还原每个可歌可泣的历史瞬间,光采访场记就整理了80余万字,形成了对“乳娘”群体比较全面的影像记录,并最终剪辑成75分钟的影片。生动再现了乳娘无私哺育乳儿、乳儿寻亲报恩的故事。

  尤让人动容的是,所有的主创人员基本都是零报酬创作,“拍摄过程中,我们基本是一边拍,一边到处‘化缘’,靠着微薄的资金完成了整个拍摄。”常秀芹表示,所有人员在拍摄过程中都深受洗礼和震撼。

  “作为常老师的学生,我几乎参与了整个过程,本身作为90后,一开始很难理解战争年代的艰苦,但是通过对拍摄主角的接触,把我们从现在非常优越的环境带入到当年战争的残酷中,但战争越残酷越能体现保育所的温馨,以及乳娘‘以生命护佑生命’的大爱,深受教育的同时感受到一种拍摄的使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一种大爱传承下去。”山东艺术学院研究生杨柯璇告诉记者。

  山艺学生于子涵表示,自己研究生一开学,便在老师的引导下参与了影片制作,一步步看着32T磁盘阵列内存从空置到满满,影片精益求精。“期间,和团队一起因乳娘乳儿的故事动容流泪过,也因后期创作熬过通宵,跨过年,是我人生中非常珍贵的一段时光。”

“人在孩子在”

乳娘以爱打造生的“襁褓”

  “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妇女组成妇救会,哺乳期的母亲为革命后代当乳娘……”电影启幕,摇曳的煤油灯火中,银幕黑色背景下,乳娘和乳儿的面孔逐渐呈现,他们仿佛从历史中走来,与观众面对面谈话,将观众带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曾接受乳娘养育的乳儿如今也已经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我妈妈叫王梅欣”“我妈妈叫宋慈心”“我的母亲叫于芳”……当年的乳儿们一一介绍自己的母亲,亲生母亲们有的“17岁时,就离家出走参加了革命”,有的“学生时代,就参加革命了”,有的“打过游击,就成为八路军的战士”……

  亲娘走上战场,还有一群英雄的母亲——乳娘在后方呵护年幼的婴孩,她们在战争的烽火中,倾其所有,无私哺育八路军子女和烈士遗孤,甚至发出了“人在孩子在”的誓言。

  娓娓道来的一个个真实的故事,一次次冲击着观众的内心。年近百岁的乳娘在电影中眼含热泪回忆起曾经哺育的乳儿;当时最小的保育员年仅14岁,自己本身还是一个孩子,却已经承担起了照顾幼儿的重任;有的乳娘已重病在身,离不开床畔,但仍清晰记得自己当年养育的乳儿的名字;有的因重病已无法说话,在影片中只留给观众沉重的喘息,一声声喘息触动着观众的心灵,让人潸然泪下。

  首映现场,乳儿们再谈起曾经的经历都满眼泪花。接受记者采访时,在现场观影的宋玉芳热泪盈眶。“我出生3个月时,就被父母送到了胶东育儿所,妹妹两个月就被交给了乳娘,同在育儿所长大,我们却不知道彼此是亲姐妹,是胶东的乳娘把我们抚养长大,我至今记得,王占梅阿姨给我喂水、喂饭,每次都吹得温度刚刚好,只有亲娘,才能做到如此。”

  70多年后回乳山探亲,宋玉芳当年的保育员——92岁的王占梅仍然健在,仍然像对待自己的亲闺女一样对她嘘寒问暖,“身体怎么样啊”,听闻宋玉芳的答复“别的都还好,咽炎折磨得我死去活来”后,王占梅默默地没说话。“到中午吃饭时,我的姐妹——王阿姨的女儿做了十几个菜,她拉着我的手说‘你今天放心大胆地吃,一点辣都没放。’一瞬间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叫我怎么不感动,只有娘才想到,只有娘……”宋玉芳眼里噙着泪花,声音一次次哽咽。

  乳儿振勇出生40多天就被送到了育儿所;乳儿克平出生后被胶东乳娘喂养,终生未找到父母,带着遗憾老去……1953年全国基本解放,根据中央命令,全国部队安顿后,一律把乳儿们接出去,乳娘们的任务才算结束。分别时,很多少不更事的孩子都不想走,大一些的孩子提起自己的亲生父母也很淡漠,“从我记事起不知道有父母,都把乳娘当成了亲妈妈,告诉我们另有亲父母,大家都很漠然。”宋玉芳回忆当时,自己曾问过父母,怎么忍心把自己和妹妹扔下,母亲回应“当时真的没办法,大半个中国都要没有了……”

  影片中,有的乳儿多年前就回胶东找到了自己的乳娘,但有的奔波多年,最终也没见到乳娘最后一面。

  75分钟的纪录片里,乳儿们将父母亲的牺牲、乳娘们的大爱从自己的角度娓娓道来,每个故事都撼动心灵,感人肺腑,也让观众更具代入感。

  纪录片尽管平实,但也接地气,牵动着观众的情绪。尤其是当影片中出现育儿所当年的摇篮、小朋友穿的老虎鞋时,一瞬间将观众带回到当时的年代,仿佛看到了当年乳娘精心照顾乳儿的情景,扣人心弦,也让观众得以更加直观立体地了解胶东乳娘这样一个群体。

记录仍将持续

讲好每个乳娘、乳儿故事

  影片记述,当年胶东育儿所养育的1223名乳儿虽然都健康成长。但时隔多年,每人心中也都有一些遗憾。

  时任胶东育儿所所长刘志刚留下来的书信是为数不多讲述那段历史的直接史料。书信中一再提及的晓星、晓光如今都已过古稀之年,但谈起那段经历,都激动不已。

  “还记得,在聊城农村采访70多岁的乳儿司晓光,谈到当年被乳娘哺育和后来分离的经历,这位朴实的农村大叔失声痛哭,在对乳儿和乳娘一次次的采访中,这样的场景也一次次呈现。”常秀芹说,我们今天能在这儿安享盛世阳光,是革命年代包括乳娘在内的无数人的无私付出,因此希望这部电影被更多人看到,让乳娘的光芒照耀更多人。

  “陪乳娘走完一生,但至今却依然不知道亲生父母在何方。”小名振勇的乳儿于志荣是当年胶东育儿所撤销时,9位依然没有找到亲生父母的乳儿之一,她把国庆节当作自己的生日,多年来,也依然在寻觅着自己的亲生父母。乳儿们的人生境遇,一丝丝牵动着观众的心。

  在影片最后,也留下了为乳儿继续寻亲的线索和联系方式。“但当年的9位乳儿,我们现在也只联系上了5位。”常秀芹满含惋惜地介绍。

  “在我们拍摄的时候,尚有6位乳娘健在,到今年健在的乳娘只剩了4位,她们如同历史的活化石。很多乳儿成年后都在找自己的乳娘,但很多人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亲眼见一见曾经的乳娘。”常秀芹说,在她的拍摄中,也留有遗憾,几位健在的乳娘有的再也没见过曾经的乳儿。

  “当年的乳儿如今很多都已七八十岁,在拍摄过程中,越发觉得这次拍摄是一次抢救性拍摄,我们不仅仅是在拍摄一部影片,更是通过我们的记录,为后人留下这段革命年代充满人性光辉的伟大历史。”常秀芹介绍,影片虽已完成,但他们的记录并未结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将继续去记录那些乳儿与乳娘们的故事,要把所有在世的乳娘,以及乳儿的故事尽可能地详尽采访、记录,留给后人充足的史料。

  影片尚未首映之时,便早已斩获多项大奖。对此,常秀芹将其归功于乳娘的爱。“母爱这个主题是没有疆域、没有国界的,而胶东乳娘这个群体已经完全超越了母爱那种本能的爱,能够获得这些荣誉,更重要的还是乳娘的这种大爱感染了大家。”常秀芹说。


乳儿寻亲

◆乳儿 利会

女 现名李丽惠

父亲吴剑,母亲姓名不详

约1946年出生后被胶东乳娘喂养

乳娘姓名不详

后入住胶东育儿所

现居山东省烟台市


◆乳儿 云明

女 现名刘云明

父亲于同德,母亲吕波

约1948年出生后被胶东乳娘喂养

乳娘姓名不详

约1949年8月入住胶东育儿所

现居山东省淄博市


◆乳儿 云光

女 现名刘春英

父亲吴影,母亲吕婷

约1948年出生后被胶东乳娘喂养

乳娘姓名不详

约1949年8月入住胶东育儿所

现居山东省海阳市龙山街道


◆乳儿 振勇

女 现名于志荣

父母姓名不详

约1948年出生  乳娘王水花

1949年8月入住胶东育儿所

现居山东省青岛市



◆乳儿 克平

男 现名冷传杰

母亲滕季花(音),父亲姓名不详

约1948年出生后被胶东乳娘喂养

乳娘姓名不详

后入住胶东育儿所

现居山东省乳山市夏村镇

 

地址链接:http://read.lhwww.cn/Readingzone/PaperInfo/CB0558CA-DCBB-46EE-8FB9-08B4F7269C5C?aid=ED13BB46-E8BA-45F2-977C-776DAC48A8B1

上一条:【大众日报客户端】山艺院长徐青峰:在为祖国、为人民立德立言中书写精彩艺术人生
下一条:【济南日报】传承经典剧目,赓续流派艺脉!山艺举行2021年“名家传戏”项目启动仪...

   

网站维护:党委宣传部  网站建设与技术支持:信息中心

长清校区地址:济南市长清区大学科技园紫薇路6000号  邮编:250300

文东校区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文化东路91号  邮编:250014